“投资”加盖彩钢房 得不偿失

2018-10-23 00:45:19
“今天是搬迁最后一天,政策不会改变,请村民抓紧时间签约……”11月10日,在昌平区北七家镇鲁疃村内,敦促村民尽快签约的广播一直在不间断地播放,没有一刻间断。因为鲁疃村被划入规划中的未来科技城南区,这座有一千多户村民的村庄从今年9月份开始了拆迁。

  因为对拆迁政策的预期,从去年年底开始,一千多户村民几乎家家都加盖起了彩钢板房,有的村民不惜借钱盖房,更有一些人买来村民的房子进行“投资”。然而在拆迁细则出台后,这些彩钢板房未被列入补偿范围,至少数千万的“投资”变为了一地废墟和废旧材料。

  从去年年底开始,在未来科技城南区规划范围确定后,与很多被拆迁村子一样,机场北线北七家收费站南侧的鲁疃村也因为拆迁而开始变得“面目全非”:几乎家家户户都用彩钢板或旧砖头,在自家宅基地和房子上盖起了二层、三层的临时房屋,花费少则几万元,多则数十万元。而随着拆迁细则的公布,这些临时搭建的房屋又因未被纳入补偿范围而成为一堆建筑垃圾或者废旧物资。保守估计,这座村子的村民有多达数千万元资金变为一地废墟。昨天是未来科技城南区北七家镇鲁疃村拆迁期限的最后一天。按照拆迁政策,村民之前搭建的违章彩钢房均不予补偿。从今天起,还没有拆迁的村民将面临政府的行政拆迁。

  全村加盖热潮中 4人死于搭建彩钢房

  “没想到彩钢房不算房屋面积,不给补偿,借来盖房的几十万块钱都打了水漂。”家在鲁疃村东北部的王女士因为觉得补偿款太少,至今没有签拆迁协议,“因为盖得快,花钱少,村里几乎家家户户都在自家房顶上加盖起了彩钢房,我们家算是最晚盖的,今年春节之后才动工的,看到别人家都动了,我们才动的。”

  “很多人家里都没土地了,也没工作,加盖这彩钢房肯定是想多算些房屋面积,多拿些补偿款,没人住里面。”王女士说,拆迁公告没贴出来的时候,村里的人都说补偿款要按宅基地面积、房屋面积加上装修标准算,所以村民都开始加盖房子,有的还在房子外面包了些石材。

  不过不幸的是,今年5月,王女士家东边的一家服装厂搭建的彩钢板库房着火,将她家搭建的彩钢房也烧了,“谁能想到彩钢板也能烧着呢?后来又盖了一次,多花了不少钱。”

  而在鲁疃村的这股加盖热里面,这样的悲剧并非只有这一次,今年3月初,鲁疃村西南部的一户王姓村民,因为请没有资质的施工队加盖房屋,导致墙体倒塌,造成了4死3伤的惨剧。

  拆迁政策不支持 “投资”盖房没赚到钱

  然而出乎很多村民意料的是,鲁疃村拆迁政策中,村民违章在自家宅基地建设的二层以上(含二层)彩钢房一律不予补偿。按照规定,拆迁补偿款中宅基地的区位补偿价为每平方米2250元。被拆迁房屋补偿中,房屋占地面积原则上不超过宅基地面积的85%,超过宅基地面积85%的部分及未经审批建设的二层以上(含二层)房屋部分,一律不予评估和补偿。

  记者了解到,此次昌平区鲁疃村的拆迁政策规定,二层以上(含二层)的违建均不予补偿。这意味着村民希望通过违建多得拆迁补偿款的计划不但无法实现,很多人反而因此欠下外债。

  来自河南的李女士一家是听到拆迁的消息后来到鲁疃村的,她丈夫买了一户村民家的房子,今年春节后把房子加盖到了约500多平米,等待拆迁的到来。“我们家投了几十万盖房子,现在加盖的不算面积,最多按宅基地的85%算房屋面积,估计还得亏。”

  “现在宅基地还是房主的,他们家还没签协议,我们也没法签,只能等着。” 李女士站在到处都是建筑废墟的街头,也是一脸无奈。

  住在李女士家斜对面的戴女士倒是很想早点搬迁,但是因为拆迁带来的利益纠纷让她家也没能签拆迁协议,“听说要拆迁后,嫁出去的大姑子也要回来分财产,一家人吵到法院去了,要等着法院判决下来,房屋分割清楚了才能签。”

  戴女士感到庆幸的是,“我们家盖的彩钢房面积小,只在南边加盖了一层,花了几万块钱,损失不算大。”

  拆迁期限昨已至 仍有百户村民未签约

  根据鲁疃村的拆迁政策,拆迁期限为今年9月16日至11月10日。时至拆迁大限之日,虽然记者没有得到确切的搬迁人数,但通过实地调查了解,鲁疃村原有1000余户村民,现在签订拆迁协议的已达九成。昨天,记者在鲁疃村看到,大部分民居已被夷为平地,村里不宽的街道上,清运砖头和渣土的卡车成队进出。

  “有人知道消息早,去年就开始盖房子,包土地,其他人看到了就都跟着盖,一直到今年3月份政府才贴出告示,禁止一切房屋建设工程,但后来也没人管,很多人继续盖房子。”村民赵先生说,“如果我们早知道是这样的政策,大家也不会浪费那么多钱。”

  赵先生也还没签拆迁协议。因为宅基地的长度测量存在争议,他一直没有拿到宅基地的红本,在这次拆迁中,他家现有的约900平米的宅基地只有近300平米被认定在补偿范围内,他的儿媳妇和孙子因为户口不在本村也不能享受村民的定向安置房待遇。

  “现在还没签协议的大概有一百多户吧,大部分是觉得补偿太少的,也有一些是房子和宅基地有争议的。”在鲁疃村接拆迁活儿的李先生,他手里有张表,哪家签了协议了,他就打上一个勾。

  昨天,在这座即将被拆迁的村庄里,没被拆除的房屋上还留着这股加盖风留下的痕迹,一栋栋建筑都像是用白色的彩钢板和红色的砖头拼搭起来,呈现出奇怪的棱角,一些彩钢板外包装的塑料还没有撕掉,在风中飘舞。房屋的门窗玻璃上,在为数不多的、旧的彩钢板建材小广告上,都贴着搬家的小广告,继续为这些因为拆迁而“富”起来的村民提供服务。
(来源:千龙网   记者:柳剑诏、李天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