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三更的搬家故事

2019-01-18 03:59:09

    上周六晚十点半,就在我哈欠连天,要拖小胖丫去睡觉的时候,嫂子的一个电话,彻底粉碎了我睡觉的美好愿景。“跟我去搬家吧,和深圳搬家公司订的夜里两点!”#@¥&%……,真不知该说啥好了,我只知道,好像除了小偷,没有谁会对半夜搬家感兴趣。

  依依惜别了我亲爱的凉席,在车里,我睡眼惺忪地问“干吗非订半夜搬家呀?”,“我查了皇历,周日适合搬家!而且半夜电梯不拥挤呀~”不能不夸嫂子想得周到,也总算让我弄明白一件事——敢情搬家公司也上夜班!

  嫂子现住地位于天津核心商业区,寸土寸金,热闹非凡。可她所在楼盘的这两座高层分外“亲密”,以至于从窗户望去,全年的天气预报都得是“阴天” ,一丁点阳光都甭想挤进来。有时她从外面热气腾腾的跑进来,我在屋里还裹着个小薄被取暖,里外简直就是俩季节!而且楼下几乎全是餐饮商铺,每天在屋内,用鼻子就可以感知楼下哪家又开伙了。饥饿的人大概觉得美味飘香是一种享受,可在我,各种风味的饮食混合到一起的味道,只能用令人作呕来形容了。因楼内有许多公司办公,狭小的电梯内永远是人满为患,时而还掺杂一两只因拥挤而对你怒目相视的狗。每天半夜,楼下的垃圾车又开始咣当咣当的忙碌起来,一声声噪音考验着你的神经...所以,嫂子誓要逃离这个24小时“繁华”的不夜城,虽然,在此仅仅住了一年。

  今年六月底,另一处她祈盼了两年的期房终于变了现,于是,搬家就提到了议事日程上来。联系来联系去,只有这家搬家公司价钱还算“厚道”,300元/车,那句老话绝对在理:车船店脚牙,无罪也该杀。连搬家公司也油滑的可以,问好你的居住地,然后坐地涨价,一看你住在黄金地段,就换把黄金刀子来宰你,往常150元/车,到她这就涨到三四百一车了,拆装一件家具加一百。所以奉劝大家千万别住高档地方,否则不光日常费用高,连搬个家都被人狠敲。就这样,人家还不愿意来,因为楼下车多,不好停车,电梯拥挤太费时间,所以只有半夜才能来。于是乎,传说中的“半夜搬家”就这样真实上演了。

  来到嫂子家,已经十一点,家里一片狼藉,几乎下不去脚,柜子里还都塞满东西,根本没打包。不管了,先抓紧时间睡会,以便两点时卯足精神。可空调遥控器不见了,屋内闷得要命。嫂子她妈72岁了,记忆力和鱼有得一拼,稍稍过后就删除,所以让她回想用完放哪了,恐怕得令你绝望。等我俩都关灯睡下了,她妈又一步一挪的上楼来问:要不要喝绿豆稀饭呀?我刚熬好的...得到否定回答后,一会在楼下又高喊:遥控器找到了!等好不容易开好空调躺下,她妈又蹭上来说:唉,愁死我了,你们怎么还睡得着呢?......嫂子终于崩溃了,爬起来给搬家公司打电话,现在就搬!反正已经过了十二点就算18号黄道吉日了。我也只好把二十分钟前脱了的衣服再一件件穿回来,为了清醒,又拿凉水洗洗脸,然后开始收拾。

  搬家公司到了,进屋就傻眼:你们啥也没收拾呀?我们说,今天先搬家具和家电,其余零碎下次搬。嫂子她弟也被抓了差,带几个人过来帮忙,不过也插不上手,只能屋内屋外盯着人忙活。虽然是夏天晚上,搬家的工人还是满头大汗,我把冰箱里拿出来的“酸枣汁”给他们解渴,然后自己也开了一瓶喝。嫂子提醒我留意有没有中奖,果然,我那瓶的瓶盖里写着:再来一瓶!嫂子说:“呀,好久没遇到中奖了”我又翻看那几瓶,全都没中,看来只有我手气最棒,不过我现在最渴望的是——“再睡一觉”!

  指挥着工人拆柜子,然后一件一件往外运,一直忙活到快四点,才装满两车出发。到了新房那,看两车的工人都不慌不忙,席地而坐,并未开始卸车。一问才知,嫂子她妈讲究老理,非要在搬进新家前放鞭炮!让儿子去买,儿子说大半夜上哪买去?幸好他带来的朋友车里还有一挂鞭炮,救了急。于是老人家让大家先别搬,然后颤颤巍巍去点鞭炮,我急忙把她劝住了,要知道鞭炮爆炸的速度绝对比她老人家腿脚快,别还没搬家再伤着。于是由一个小伙子去点炮,于是在凌晨四点,寂静的夜空响起了激烈的鞭炮声,估计每一个被这动静从梦中惊醒的人,都爽快的问候了她的母亲...

  新居的两个小保安由衷的佩服我们,还没人想到过这个法子,因为这个点儿搬家,电梯都空着。我木呆呆地看着工人们一件一件把拆下来的再搬上去,然后一个柜门一个柜门再组装上,哈欠打得象犯了大烟瘾,只能靠那个“再来一瓶”顶着。忽然嫂子惊叫:“天亮了!”可不,从25层窗户望出去,外面的一切清晰可见,晨曦中还隐隐有些薄雾,街道上车流已经渐渐多了起来。“五点多了”,我说,“我还真没怎么见过天津的早晨”,嫂子说,“那得感谢我吧?”于是乎,我把所有的“感谢”精练浓缩到了一个字:呸!

  原以为四个小时能结束战斗,结果一直拖到了七点。打发走了工人以及嫂子弟弟那帮人,于早上快八点时回到了家。简单洗洗倒头便睡,感觉脑袋昏沉沉的。小胖丫被我惊醒,迷迷糊糊起床去洗漱,我们俩简直是接力赛。一直睡到下午一点多,其间还接几个电话,反正是没睡踏实,索性起床。两点时,许大胖来电话,我说正吃饭,她惊呼怎么这个点才吃?我说因为刚起,她再惊呼,问我怎么懒到这份上,我没好气地说:你得问问我是几点才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