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20万农民搬入城市

2019-01-20 18:22:58

  长沙市统计局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2010年一季度长沙农村人均劳务经济收入1905元,比去年同期增加297元,增长18.5%,增速比去年同期提高了2.8个百分点。

  在长沙庞大的农村劳务经济体系中,有一个被戏称为“城乡游击工”的群体最引人注目。他们亦农亦工,长年在农村和城市之间游动、穿行。据了解,我市乡村从业人员达247万人,其中有近百万人外出务工。而长年在农村和城市之间游动、穿行的“城乡游击工”有20万人左右,约占长沙百万农民工总数的20%。

  宁乡县老粮仓镇农民老王就属于这种临时进城打工的人。今年46岁的他现在在天心区楚湘街农贸市场贩卖蔬菜,每天起早贪黑,在赚钱养家的同时,为长沙市民菜篮提供新鲜的蔬菜。

  老王一家五口人,除父母在家之外,43岁的妻子和21岁的儿子都在长沙打工,而老王更喜爱农村生活,所以近十年他一直呆在家乡靠种田养猪谋生。但今年以来,生猪价格连续下跌。到今年4月,他忍痛亏本把栏里的猪全部贱卖了,临时决定进城找工谋生。

  老王进城后,发现在城里找工作并不是那么容易,他只会种菜养猪,没有别的技能。在漫无目的地奔走3天后,老王最后在做小菜生意的老乡的介绍和帮助下,在天心区楚湘街露天农贸市场做起了贩菜生意。老王每天从长沙周边一些菜农、或批发商处贩进些蔬菜,然后运到楚湘街露天农贸市场出售。贩菜这个生意虽然累,但每天至少能赚七、八十元,生意好时,也能赚100多元。

  但贩菜生意比在家养猪累多了。每天凌晨2时就要出门,凌晨6时赶回租住地草草吃上几口早饭后又出门赶早市。下午就要去运菜,耗费六七个小时。

  做了一个月的小菜生意,老王发现大蒜走俏,每公斤可以买到14~15元。他决定今年九十月份下种。记者忙提醒道,商品暴涨之后,随时可能出现暴跌的情况。听记者这样一说,老王半天也不说一句话了。

  与老王们不同,今年42岁来自望城县茶亭镇的老李不是临时出门的打工者。他总是在农闲时节,出来找工赚钱,属于“赤脚和泥下得田,洗脚上岸务得工”的两栖人。

  老李现在在长沙城东一处建筑工地做小工(普工)。5月的长沙天气已渐渐热起来,在工地搬运砖石等建筑材料的老李已是一身汗味,他告诉记者,每天7时上工,要做到晚上7时才下工。平时干些调和沙子、水泥,搭建、拆卸脚手架等一些杂事粗活,工资每天70元。他说这样过了10多年,一年有8个月以上的时间在外面打工,每年能给家里带回1万多元收入。

  今年29岁,来自宁乡县道林镇的小张也是一位两栖人。从去年10月以来,他和一位同乡一直在长沙一家搬家公司做搬运工。

  小张和同事每天早上7点半就要到公司待命。搬运工是个计件活,小张和二位工友,外加一台车、一名司机,是一个活动的班组,他们每搬运一车货物,每人可得到16元工资。每天至少要搬运三车货物,才能拿回1500元的底薪。

  今年3月,小张将一张长2米、宽1.8米的席梦思搬上31楼,他抱着席梦思, 一步一个台阶,走5层楼歇一下,花了1个多小时,硬是将席梦思抱上了31楼。为了将这张席梦思搬上31楼,客户向搬家公司额外支付了200元。而小张搬这张席梦思得到了额外提成还不到10元钱。

  小张说,做搬运工,基本提成加额外奖金,每月可赚2000元,他除留200元零用之外,全部汇回家里,因为小孩上小学了,妻子身体不好,家里用钱的地方很多。采访结束时,小张表示,他还准备再干两个多月,就要请假回家,家里还有很多农活等着他承担。

  昨日在中山西路上,几位农民工在马路边耐心地等待有人雇佣。余志雄 摄

  专家:为“两栖人” 提供就业服务市场

  “利用农闲外出打短工赚钱,是农村家庭创收的主要来源。”长沙市人力资源市场主任喻嘉告诉记者,所谓的“城乡游击工”其实是一种半工半农的季节性短工。

  短工这类“两栖人”不论在城里,还是在乡里都难以摆脱自身的边缘化地位。因为他们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都是“半瓶醋”,如在乡里种田,只够自家吃,在外面打工,又没有技术,只能做小工,出卖力气。

  目前涉农性质的短工在长沙普遍存在,他们一般年龄偏大,也没有在城市里谋生的专业技能,在城市里主要从事搬运、普工、建筑工、保姆、家政等技术含量较低的体力工作,或在城市做一些小本生意。

  喻嘉告诉记者,原来长沙人力资源市场在西长街设有一个分场,很多农民进城做短工都在这里找工作,被誉为“进城农民工之家”,每年成功介绍3万多农民工成功就业。但近年来,由于城市建设的需要,西长街的人力资源市场被拆除,一直没有恢复。这使得短工找工作更加依赖于亲友同乡的介绍,也有一些农民工开始在城里四处找工作。

  有关专家指出,涉农性质的短工是长沙建筑、家政、搬运、物流等行业所倚重的重要人力资源,短工既是城市建设的重要参与者,更是农民收入增长的主要途径。因此,为加强对农民工进城务工服务,恢复与西长街类似的、专门为农民工提供服务的人力资源市场势在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