座右铭:多做对人民有利的事

2018-12-05 05:22:42

    老县长姜洪佩谈起老搭档王伯祥,充满感情:“我们一起共事的那段经历终生难忘。县委、县政府一班人团结得像一个人,都在谋划着干事,而伯祥同志是最好的班长。”

    一个“工作狂”带出一群“工作狂”

    弥河是寿光的母亲河,但它喜怒无常,夏季洪水泛滥,寿光北部一片汪洋。在大规模开发寿北的第二年,王伯祥决定整治弥河。当时有人建议:治理弥河工程量太大。能不能先干县城周围10公里,搞得精致、好看些。上级领导来寿光,都要走这里……”王伯祥表态:“我们是为多数人干的,不是为少数人看的。”

    治理弥河的战役打响,奋战25天,两条70公里的大坝宛如两条巨龙将弥河水护送进大海,成为寿光的一道风景。

    抓工业,王伯祥每年都组织取经团,每次出去时间都盯得紧紧的,下车对口学,上车分组讨论。“取经就是取经,不是看光景,消化不了经就白取了。”王伯祥说。1989年,寿光县引进第一个“三资”企业项目。为了这个项目,当时负责这项工作的副县长李福明,在两年时间里多次奔波于北京、济南、青岛等地,由于过度劳累,患了严重的胃窦炎、胃溃疡。每逢出发,都是带着中药锅子,每到一处住下,司机的第一件事就是为他煎药。他一天一服中药,其中有150 多服是在出差途中服用的。他说:“伯祥是个工作狂,一个工作狂带出了一群工作狂。”

    “标杆三问”

    曾在县委办公室工作的王家相说,王伯祥有个著名的“标杆三问”。以原来的造纸厂为例:你造纸厂,在全潍坊市是个什么位次?安丘第一,好了,那你就要到安丘造纸厂学习,班长学班长,车间主任学车间主任,厂长学厂长。终于在潍坊市夺了第一,再问:你在全省是什么位次,找到目标,然后盯着学。最后问,你在全国是什么位次?寿光造纸厂,就是这样被一问再问,一步步“问”成晨鸣集团——全国造纸业的“老大”。

    各行各业都来个“三问”,把具体目标定明白。寿光教育原来在全市排不上号。王伯祥干县委书记的时候,寿光农业技术学校还坐落在一片涝洼地里。校长王焕新曾经是王伯祥的中学老师,王焕新请求当县委书记的学生支援。王伯祥照例也是“三问”。“三问”问出了新思路,王焕新来了个“四改”:改单一型为多样型,改书生型为实用型,改封闭型为开放型,改消费型为开发型。除开设全省统一、全国承认的学历专业外,还办了为期不等的各种专业培训班,敞开大门,创建实体,农业技术学校摇身变成寿光职业中专,在全省同类学校中拔了头筹。后来成为山东经济发展学院,而今成了全国闻名的潍坊科技学院。

    寿光在全省、全国的第一越来越多。让王伯祥欣慰的是,所有的第一,都是以老百姓的利益第一为标准。比如山东省道路评比,八项指标,寿光拿了七个第一。王伯祥说:“这第一那第一,菜农卖菜顺畅才是真第一!”

    提拔就提能干事的

    原县供销社主任张尚敏讲过一件事:“1989年秋后的一天,王伯祥到县社听取汇报,工会主席王荣之也参加了。当我汇报到县蔬菜公司当年赢利可达100 多万元时,王书记说,不要单纯以赢利为目的,主要抓好服务。王荣之不同意这个观点。两人先是争论,接着吵了起来,嗓音越来越高,最后王书记还拍了桌子,搞得这个汇报会不欢而散。我以为王荣之这下可惹下了大祸。谁知不到半个月,王荣之就由工会主席提拔为县社副主任。”

    张尚敏感叹:伯祥书记的胸襟让人服。

    王伯祥说:用人有个导向问题。你用能干事的人,大家就都去争着干事;如果你用有关系的人,那么大家就都争着去找关系。在他就任县委书记初期,对县属企业负责人进行调整的时候,首先就是组织了一个专门班子,到群众中进行了长达半年的调研,采用测评、访问、考察等各种方式,将真正的能人选拔了100个。后来,又从中筛选出 40 个,分三批充实到县属企业的领导岗位。据统计,现在寿光上交利税排前10 的企业,有9 家是王伯祥在任期间发展起来的,而这些企业的负责人,也基本上是由那40个人中选出来的。像晨鸣集团原董事长陈永兴,当时是台头镇副镇长兼经委主任,年龄 53岁;联盟化工集团董事长杨志强,那时只是化肥厂的生产科长;巨能集团董事长田其,在被提拔为县供电公司副经理之前,只是一名年仅24岁的普通职工;仙霞集团董事长王金栋,当时刚由部队转业回到家乡不久。

    口子开了,就不好堵了

    王伯祥作为县委书记,他的“坐驾”先后是双排客货两用车、 北京吉普车、 北京 213 吉普车、上海牌轿车、老式伏尔加轿车,且多数都不是新购的。他对车的要求标准是“只要不误事,什么车都行。”

    1987 年夏天,县委第一次购进一辆普通桑塔纳轿车。王伯祥不坐,他指定让副县长王明新坐。王明新不接受。王伯祥说:“你抓工业,整天跟外界打交道,代表咱寿光的形象,咱可要把金贴在脸上啊!”王明新坐着新车到济南、去北京,联系成了许多大项目,为全县工业崛起立了大功。

    1988 年,县委又新添了一部皇冠轿车,王伯祥把车派给副书记,理由是:“副书记陪同上级领导这里参观、那里视察,要是车不好,今日路上抛锚,明日地里趴窝,丢了面子是个事儿,耽误了工作更是个事儿。我需要用车就跟你借。”副书记说不过王伯祥,只好从命。

    1989 年,县物资公司购进了6辆豪华皇冠车,每部售价30多万元。一些同志建议县委买几辆,王伯祥行使了否决权。

    王伯祥用自己的行动影响着、感染着周围的人。他的下属不能不琢磨:县委书记才坐辆老伏尔加,咱哪敢坐更好的?奢靡之风不刹自灭。王伯祥说:“我担心坏风气一开,就跟河口子一样,开了,不好堵。”

    一辆车把家当装了个干净

    采访王伯祥的老伴侯爱英,我们请王伯祥回避。采访开始,侯爱英不说话,一直低着头,抬起头来的时候,却是一脸泪水:“他当县委书记时从来不知道家。他难啊,别人都瞅着他。他也不是没有感情,那时他忙,早出晚归,见不上孩子,经常半夜回来,想孩子了,他就拉开电灯,一个个看。”

    第一次搬家是从老家农村搬到道口乡驻地。那是1980年,王伯祥由县委农工部长调任道口乡任党委书记。搬家那天,道口乡政府派了一辆130客货两用车,车前棚坐着侯爱英和3 个孩子,后厢拉着千余斤小麦,还有一套旧式桌椅和零碎家具。

    3年后,王伯祥升任县委副书记,他家从道口乡搬到县城。除了三年前那堆破旧不堪的家具,新添的只有三件新家具——老父亲见孙子、孙女都大了,该分床了,就伐了家里的梧桐树,找村里的木匠打了三张床。木料用完了,老人就用高粱秆一根根地勒出了三个“床板”。即使这样, 130 汽车也没装满。

    1991年10 月,王伯祥升任潍坊市副市长,这是他10年来第三次:在130 汽车上,当年老父亲做的桐木床床沿已变黑,和原来那些旧桌椅装在一起;另外还有十几个塞满被褥的纸箱子。潍坊市政府派来的货车没啥可拉,干脆装上了院子里还没烧完的蜂窝煤和木柴。

    大家前来跟伯祥书记告别,在握手的刹那,好多人眼里涌出了泪水。

    王伯祥对记者说:我常常想到我的高中班主任刘东阜。高中毕业后,我被选拔到省委党校学习,刘老师叮嘱我:省委党校是培养干部的学校,一定好好学习,好好锻炼,将来多做对人民有利的事情。”这些话,成了我的座右铭。

    在王伯祥精神感召下,寿光市历任领导班子用心擎起“接力棒”,抖擞精神再出发。如今的寿光,综合实力山东第七,全国百强县排24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