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与同学搬家,让我领悟人生

2018-12-08 03:13:18

  暑假中的一个星期六,教会英文部的一位年轻人搬家,从san dimas搬到west covina。他请一些英文部的孩子们帮忙搬家具、箱子和杂物。我们家两个半大不小的孩子,也答应帮忙,说是从早上9点到下午1点左右就可以搬好。 

  那天一早我便开车送两个孩子到场。本想把两个孩子送达后,便可以转头回家。不料,当我进到那年轻人的房子里才发现:一来他还没有完全打包好;二来原来他不是一个人搬,而是一家子搬。这样一来,“搬家”大概不是那么轻而易举的吧,我心想。

  英文部来了大大小小十多个男孩子,加上一个女孩子,再外加上那位当事人姐姐和我这个欧巴桑。我们就组成一条人力输送带,将一个个箱子、家具和杂物等搬到室外的空地;然后,几个壮丁再将之搬上租来的货车内。

  可能因为我这个五年级的欧巴桑从小就被教育:“要讲求效率!”因此一直努力地搬、努力地搬……认真地把“搬家”当做一份工作、一份责任,甚至是一项竞赛,期许自己能在最短的时限内完成工作,表现最好。反观那些孩子们,真是不够认真、没有效率,甚至不把“搬家”当一回事,不时在旁边玩耍。当时,我忍住没发作,但心想:他们真是需要再教育!等会儿如果这些孩子更离谱时,我一定要好好教训他们一番!

  接近中午时,我打了通电话诱拐先生,问他要不要也来san dimas,一起到他最喜欢的日本餐厅吃午餐;顺便来帮忙拆下洗衣机和烘干机的管路。先生到达后不久,男孩子们都跟着货车一起前往west covina下第一趟货。趁空,我和先生去吃了日本料理,留两个女生留守,并订了pizza给大家吃。

  不知道是早上力气用的差不多了,还是午餐休息过后的倦怠症发作,下午我的工作效率明显下降,累得常常需要坐下来休息(也可能真的是上了年纪)。相反地,孩子们一样精力充沛,谈笑风生,继续玩耍,继续搬家。就这样,一直搬到5点多才离开他们位于west covina新居。

  整天下来,我才发现,原来我好像一辆耗油的hummer悍马(比喻不是很贴切,应该没有这么高级),一经全力冲刺后,油箱的油已经快用完了;而那一群年轻人就像是hybrid油电混合动力车,虽然不像hummer全力冲刺,甚至走走停停玩玩,但是他们的省油及持久性却是不容置疑的。

  这让我不禁想起有一回,我要求小儿子帮忙做事,同样要求他讲求效率、注意时间。结果,小儿子跟我说了一句话,健忘的我至今还记得:“work! work!(工作!工作!)你们parents(为人父母的)总是要求我们work!work!一点都不好玩。no fun at all!不像教会的大哥哥他们,虽然也叫我们做事,但是有趣多了!”

  这会儿我才领悟到,原来,需要再教育的人是我。经过“搬家”事件,我从这些年轻人身上学到:工作也需要好玩、有趣、令人开心。好玩的工作才有持久性,有趣的工作才吸引人,令人开心的工作才能让人觉得轻松无压力、省油又充满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