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棉花扰民,搬家应不应该

2018-12-15 04:49:03

  坐在自己家中,地板上轰隆隆的声音就像坦克开来。楼下弹棉花家的生意越好,市民张先生一家就越头痛。

  机器声就像地震楼上邻居忍无可忍

  地板不停在震动,巨大的声响让人一刻不得安宁。昨日下午4时,坐在北郊啤酒路光明小区40号楼张先生家中,一种“楼体地震”的感觉十分真切,让人怀疑是来到了火车站口旁。

  去年6月,张先生一家入住这栋楼1单元2层,几乎是同一时间,该单元1楼朝外的门面房中搬来了一家弹棉花的,从此之后楼上的张先生家便“永无宁日”了。

  探头向楼下看去,张先生一脸愁容,他们一家三口忍受这样的噪声和震动,已经有一年多时间了。每逢楼下有生意,一楼的弹棉花机和缝被子机都会轮换响起,一个声音轰鸣一个声音尖利,让一家人忍无可忍。“周六周日他们的生意最好了。”张先生说,弹棉花的一到秋冬季节,生意就格外好,周六周日更是顾客不断,这可苦了张先生一家,只好躲到街道上去遛弯。而让张先生大为光火的是,今年幼儿园开学,3岁的孩子居然被查出了心律不齐。

  张先生说,为了让弹棉花的搬家,他跟物业及一楼房东沟通过,还跟弹棉花老板“开过火”,但对方根本没有搬走的意思。

  物业几次断电弹棉花的不愿搬

  对于楼上邻居的不满,楼下弹棉花的张师傅也有自己的说法。“俺们租的是门面房,当然干什么都可以。”张师傅说,他好不容易找到光明小区来做机器弹棉花生意,目前处于旺季,肯定不能搬走。

  记者了解到,张先生所居住的40号楼,的确是临街的一座商用楼,楼上有幼儿游泳馆、艺术培训班等。但仍然有三家常住户也住在楼上,而一单元唯一一家住户张先生家,自然成了弹棉花机噪声最大的受害者。

  该小区物业办公室主任王勇红说,当时张先生买楼时,走的也是正规的商住楼程序。他们也已经给弹棉花的下了几次通告,还断过两次电,但小区施压似乎无济于事,弹棉花的是跟房东签的合同。

  而房东吴先生说,这个90平方米的房子是2000多元租给弹棉花的,租之前他并不知道机器的声音如此之大,现在既然影响到了楼上邻居,他也希望这家房客赶紧搬走,房租能退就给退了。

  弹棉花老板“找个合适房子不容易”

  对于大家的意见,弹棉花的张师傅的妻子满脸怒气地说:“找个合适的房子不容易,再说我们家的四个小孩天天在这里玩,心脏也没有发现问题!”夫妻俩说,他们也给附近居民带来了许多方便,下苦力讨个生活还整天被人说。

  下午5时,坐在家中的沙发上,一听机器声响起,心脏就感受扭动了一下,张先生显然已经有点神经衰弱了。他无奈地说,如果楼下坚持不搬,那就只能自己搬走了。

  “尽量减少让孩子在店里玩耍的时间。”西安五环职工医院主任医师王月晨说,噪声对人听力和神经系统的危害尽人皆知,对儿童身心健康危害更大,而家庭室内噪音是造成儿童聋哑的主要原因。王主任说,就算是做这个生意的,也千万不能小视噪声的危害,她建议张师傅不要让自己孩子在店中玩耍。

  12369环境投诉热线人员说,像这种没有营业执照的小店,环保部门不能进行处理,需由当地工商部门来确定其存在的合法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