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京9年搬家8次

2018-11-07 08:42:28

本周,搬家。不是孔夫子却尽是书,一共50多箱,把搬家公司的一位四川老乡累得够戗:你这哪里是搬家嘛,根本就是搬仓库嘛!

搬家,奇珍异宝得轻拿轻放,更要命的是我还有四幅巨幅油画,这还得请朋友帮忙,我首先想到的就是旧同事阿玄,因为他是搬家爱好者。在我的印象中,只要一两个月不和他联系,去他家一看,肯定就会发现他又搬家了。经统计后,他向我宣布,他来北京8年,一共搬了9次家。所以,搬家的事情请他出山没错儿。


我拨通了他的电话说明我的请求,他不假思索地问了一连串的问题:

“你东西多吗?搬到几楼啊?有没有电梯?人手总共有多少?”

不出我所料,他是搬家的行家里手,问的问题和搬家公司几乎一样。只是搬家公司一般会多问一个有关车程的问题。这要是采访,阿玄的提问应该称得上是很牛了,一来这是一组闭合的组合式提问,很有气势;二来问题个个简短有力,直扑关键而去。只是,没有8年搬过9次家的经历,这样的问题是不可能张嘴就来的。

搬家,令我离宣武公园近在咫尺,爹妈来了就有地方逛了。北京就是北京,就是有钱,我发现这公园里每一个花圃都种着不同品种的鲜花,这下有事儿干了,可以多认些鲜花了。

    本周,日全食横贯中国,各大媒体对这光天化日之下有目共睹的社会“阴暗面”进行了一次集中、全面、深入而且细致的报道,媒体开放程度令人刮目相看。

    本周,汶川通往成都的大桥被山上的巨石砸断,6人死亡,我担心这断桥不仅仅是天灾,据说这桥还是新落成的嘛。这年月,最让人不放心的就是建筑质量和产品质量。有回我梦见国家下了法令,伪劣产品的生产者一律都处以绞刑。于是一队奸商便被押往绞刑架等待处死。这时,一位奸商站在绞架下缩着脖子望着高高的绞架说了一句话:这破玩意儿谁建的啊?结实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