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娜北京搬家记

2019-01-02 07:19:48

  

  在北京,搬家是一件我既头痛又快乐的事。屈指一算,自从背井离乡四海为家来到北京后,已经搬了5次家了。

  住的第一个家是西单,刚到北京时自己还像个真正的小孩子一样,喜欢热闹,于是请人帮我租房时郑重其事地开出条件:也不用太好,但是一定要有厨房、卫生间、卧室,最重要是地点要在市中心,要热闹!老天待我不薄啊,后来我开心地搬进了西单商场后面。确实满足了我提的所有条件,但出门就傻了,西单多热闹啊,不管白天黑夜,永远人头攒动,司机狂按喇叭,行人不屑一顾,电车、公车、奔驰、夏利、自行车、谈恋爱的、摆地摊的、偷钱包的……来一趟逛逛街可以心花怒放,但要是常住,就觉得心里像长了草。更要命的是:永远塞车,永远迟到。

  后来,搬到奥体东门对面;后来,又搬到了樱花西街;再后来,又搬到了柳芳北里……最后买了亚运村的房子,从此再也不会在噩梦里出现“房东”这个角色了。

  记得从柳芳北里搬走的时候,我开心得好像要飞起来,因为要搬到真正属于自己的家了!头天晚上,一个人买了瓶红酒,自己跟自己小酌了两杯以示庆贺。第二天早上一早下楼,买了十几个大个儿的黑色垃圾袋,上楼是见东西就往袋里装。装满一个扎上,再装下一袋。嘴里自顾哼着刘欢的经典名曲《从头再来》,屋子小小的,到处乱乱的,而我喜气洋洋的。

  提前给搬家公司打了电话,不一会儿我差不多装完了,搬家公司也到了。上来五六个人,一听口音就知道是老乡四川人,心情更是爽上加爽了。当场用豪迈的声音宣布:“这家具、这被子、这枕头、褥子啥的全送你们了,辛苦了!”

  啊呜……老乡一阵朴实的欢笑高呼,这些都是职业搬家高手,喊着号子三下五除二就把东西一扫而光搬下楼。我蹦上卡车的副座,一声号令:“出发!”那天阳光很好,我一路哼着歌,新的房子新的开始啊!

  车到新家,老乡们又是干净麻利地把东西卸下来,把新房子填得充实饱满。我前后张罗,兴高采烈,除了应付的费用以外,还多给了每人10块钱小费,老乡们欢天喜地地走了。

  我哼着歌一屁股坐进垃圾袋堆成的小山里,这时突然醒悟过来:我的新家是精装修,虽然不用我去装修了,但家具、用品还得自己买啊!没床、没被、没柜子、没沙发……我睡哪儿啊?!

  说时快那时更快,我从垃圾袋上弹起来飞也似地冲出门,冲下楼,只见搬家的小卡车冒着青烟吭哧吭哧刚刚走远……我回到房里,看着空空如也的房间,以及堆积如山的黑色垃圾袋,顿时觉得天旋地转。

  接下来的几天,我像个流浪儿一样在诸位朋友家借宿度过。最后何炅看不下去,把他的床、柜子、电脑桌……慷慨大度地一股脑儿送给了我,各路朋友又送了我一些其他的东西,我这才结束了有家难归的流浪生活,勉强住进了梦寐以求的新家。感动啊!那段时间才真正感受到了“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的真正含义。

  一晃又是几年过去了,无根的日子,租房的经历,都好像已经离得很远。但其实,那些年少过的轻狂,漂泊时的感伤,都已经和自己融为一体;不管是不是还有路要走,还有家要搬,只要有朋友在,有快乐在,处处天涯,又何尝不是处处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