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儿上上学,她又准备搬家了

2018-12-17 06:36:45
  在北京某事业单位工作的陈女士最近又在为房子头疼,为了正在北京某“名校”上高中的儿子,她又准备搬家了。

    “这是为了儿子第三次搬家了。”陈女士说,“第一次是儿子上一所‘名牌’小学,我们 搬到了离学校最近的南锣鼓巷;第二次是为了儿子上‘重点中学’,我们搬到了宣武门西大街。现在孩子上高中了,我们又要跟着迁移了。”

    “这种当代‘孟母三迁’的现象如今在许多城市都很普遍。”全国政协委员方廷钰说,“这种迁移不是当年的‘择邻而居’,而是‘择校租居’,本质上是由于优质教育资源失衡造成的。‘孟母’们别无选择,几乎每个‘孟母’都有一捧辛酸泪。”

    越来越普遍的“择校而居”现象,直接导致了城市里一些“好学校”周边的房价飚升,且经常是“奇货可居”“有价无市”。

    3月5日上午,记者拨打一家房产中介公司的电话,说要租一套和平门附近的房子,因为这里的房子靠近某附属中学。

    接电话的业务员说:“那地方的房子可难找,不过我们手上正好有一套,条件差点而且租金贵,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记者表示可以看看再说。

    几个小时后,在这家公司一位男业务员的指引下,记者见到了这间“奇货可居”的房子:上世纪80年代初期修建的三层板楼的二层,一间不到60平方米的房子里,几乎没有厅,卧室分别是14平方米和9平方米,卫生间不到2平方米,厨房里用的是煤气罐,没有暖气。

    每月租金至少2000元!业务员强调说:“价钱你们就别想了,因为这里的房子离附中比较近,俏得很,你不要有人等着要。”

    在某事业单位工作的刘先生,在北京市一所“名牌小学”附近以每月近2000元的价格租了一套房子,租金占了他月收入的三分之一多。

    江西省宜春市袁州区只有一所“重点中学”,在一家事业单位工作的袁先生花500元钱在附近租了套房子,全家都住了过来。“我们两口子一个月工资加起来也就2000多元,光租房就500多元,高中孩子的其他教育支出又很大,资料费、补课费啊,可以说基本上我们两个人的工资就供着孩子上学了,留不下几个钱。”

    “从整体上看,我国对教育的投入是不均衡的。”任玉岭委员说,“不仅有城乡差距,同一城市也存在优劣之分,那些政府投入大、师资力量强的学校往往成为千万家庭哄抢的蛋糕,对于那些数万元的‘择校费’都愿意咬牙交的家长来说,这笔钱是必须要出的。”

    对于许多家庭“择校而居”的做法,有人评论说这是家长与房屋租赁方“愿打愿挨”的事,实属正常。黄泰康代表却不这么认为,他痛心地说:“在任何一个国家,一个家庭为子女教育的支出占到收入的三、四成以上,无论如何都不能说是正常的。”

    温克刚委员也认为发生在城市里的当代“孟母三迁”并不是什么和谐现象,“这种‘搬迁’不仅家庭成本巨大,更在社会上制造了教育不公平。越来越多的家庭走向‘搬迁’之路,标志着越来越多家庭的‘幸福指数’将直线下滑。”

    “租房子这样非正常的教育支出在中国社会的普遍存在,只能说明我国的教育状况是处在一个不公平的状态。”方廷钰委员说,“有关教育主管部门应该好好反思一下,想想如何让大家公平地享受平等受教育的机会,减少这种无奈而辛酸的当代‘孟母三迁’。”(完)